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财神马会资料 > 正文

“惠氏奶粉召回风波”是“偶然性事件”?

2019-08-19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量:

  11月26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布公告,惠氏正召回并销毁已经到达上海和深圳口岸的16万多罐爱儿乐妈妈(S-26MAMA)孕产妇配方奶粉和爱儿素(NURSOY)婴儿豆基配方粉。对于这批今年7月12日至9月25日期间在惠氏公司美国费蒙特(Vermont)工厂生产的“可疑受污染产品”,惠氏表示,这是由于该工厂进行夏季停产检修期间大量外来人员所造成的生产环境污染。9月25日至10月3日,惠氏费蒙特工厂停产进行了严格的清洁消毒。

  美国惠氏药厂(中国)有限公司公共事务高级总监李正达给了一个更为具体的解释:“这个工厂很大,有不同的生产线,所以当时是有的生产线停产进行检修,而有的生产线还在继续开工、运行。即部分区域开工,部分区域检修———对工厂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业院教授南庆贤的疑问是,对于食品工厂的检修等事情,必须通过HACCP质量管制法(国际上通用的确保食品安全的一套管理系统)的论证之后才能继续生产,并且检修完就应该进行彻底消毒。“任何规范的生产车间都必须按照生产流程的操作规程来进行,否则肯定无法保证整个车间的卫生条件”南庆贤语气肯定,“如果是另一种情况——检修的生产线和开工的生产线不在同一个车间,就更没有理由会造成污染。”

  “应该说在这种分区停产检修的状况之下,可能是卫生隔离措施控制得还不够严格,管理上的某些疏漏造成了生产环节的污染,”对此李正达很坦率,我们公司的调查表明,这是一次性的独立事件,并不反映惠氏在企业管理上存在什么问题,之后我们也总结并制定了一系列的防范措施。

  作为一家以研发为主的企业,可以很有信心地说,我们的产品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产品。”

  并且,惠氏似乎有理由感到委屈:眼下在中国生产的奶粉根本就不会遇到“坂歧氏肠杆菌”的威胁。“因为目前全球只有美国于今年7月开始对坂歧氏肠杆菌进行检测,在中国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检测的项目,所以我们这两个被召回的产品如果是在中国生产的话就根本不存在不符合国家标准的问题。”

  现在让惠氏更加烦恼的是,旧伤未愈,新伤又添:半年之内在中国的奶粉产品两次被召回。而目前惠氏在中国的所有业务中,配方奶粉的销售占到一半以上。

  今年上半年的“亚硝酸盐”事件,到目前为止,惠氏的处理看起来仍然不太令人满意。“躲躲闪闪。”一位业内人士至今耿耿于怀。

  他的证据是,早在今年3月份,北京检验检疫局在抽检行动中就查出惠氏爱尔兰工厂生产的“学儿乐”奶粉亚硝酸盐含量超标,惠氏药厂(中国)有限公司开始对“学儿乐”奶粉进行回收并销毁,但当时惠氏没有对外公开宣布收回奶粉,只是通知了各地的经销商。直到今年5月下旬,卫生部组织的又一次抽查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惠氏才正式宣布收回“学儿乐”儿童成长配方奶粉。

  同时他认为,惠氏前前后后的态度也颇耐人寻味:5月中旬一些媒体对此事曝光之后,惠氏先是在全国多家媒体上作出“澄清”,首次被查出的产品“从未经零售渠道流入市场”,所以没必要对外公告。没过几天,又宣布召回市场上同一批次的“学儿乐”,因为通过调查,惠氏发现市场上的部分产品还是存在问题;从而否认了“从未流入市场”一说。5月27日,惠氏将召回范围扩大到所有的“学儿乐”,以“消除消费者的不安”。

  “亚硝酸盐事件也是偶然性的。”这是惠氏至今仍在坚持的观点,尽管眼下学儿乐已经在中国市场销声匿迹,“它本身与工厂的质量管理没有关系,在中国是因为国家现行标准的原因而被召回,因为我们这个产品是同时向世界上10多个国家和地区供应的。”

  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江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组织人员对南昌市经营进口奶粉商场的检查中发现,除了批号为IS233的“学儿乐”奶粉中亚硝酸盐含量为2.85mg/kg(超过国家婴儿乳品的标准2mg/kg)外,受检的惠氏其它产品亚硝酸盐含量均为0,符合国家标准。“一般来说牛奶里应该不含有亚硝酸盐,后来污染的可能性比较大,比如水污染。”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理事长宋昆冈分析。而人体摄入0.3~0.5克亚硝酸盐即可引起中毒,3克可致死,它还可透过胎盘进入胎儿体内,6个月以内的婴儿对其特别敏感,其对胎儿有致畸作用。

  在承认“从5月开始惠氏中国的业务受到一定影响”的同时,李正达不断强调,惠氏中国每年的业务都在“持续地增长,没有什么下降”,而且“惠氏对自己的产品、对消费者和经销商都很有信心”。

  有关机构的调查数据显示,至少现在来说“亚硝酸盐”事件对惠氏的市场已经造成不小的影响了:以上海地区为例,今年5月份之前惠氏奶粉的市场占有率高达7%-8%,而如今已经下降到了约5%,下降幅度有20%左右——根据估算,目前上海地区奶粉的市场容量为10亿人民币,那么短短几个月内,惠氏仅在上海就损失了一笔不菲的销售收入!

  “我们现在努力做的就是尽可能把损失降到最低,包括对社会资源的浪费、对公司的影响和对消费者的损失。”

  与上一次相比,让李正达感到略为轻松的是,“这次毕竟我们没有直接在中国销售可疑污染的产品。”

  与此同时,惠氏还急于向公众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召回产品并不是非常偶然、少见的事情,在发达国家是常事,而在中国我们发现一个产品被召回就会被媒体大量报道。实际上作为企业成熟的标志之一,在得知自己的某个产品或某个批号的产品不符合质量标准之后,会主动告示、召回自己的这个产品,【网信事业新成就】重庆数字营销中心和以对自己的产品和消费者负责任。”

  “但惠氏3次都是被发公告的,国家卫生部和质检总局都发了公告了还平常吗?”宋昆冈加重了语气,“到目前为止,关于奶粉方面中国政府只有4次限令召回的公告,其中惠氏就占了3次。而且频频召回产品现在给大家的感觉可能就是不安全。”

  “在这种状况下,惠氏肯定无暇将更多的注意力投向中国市场。”有关人士分析。而现在的一个事实是,惠氏在中国业务的发展与其全球的行业地位不太相称———惠氏全球的销售收入中,83%来自药品。

  种种迹象表明,尽管惠氏开始“与其他跨国公司一样,越来越关注和看好中国市场”,但惠氏中国的管理架构看起来似乎有点不一样。目前,惠氏在中国总投资约5500万美元,设有惠氏-百宫制药有限公司和上海惠氏营养品有限公司两个工厂,惠氏药厂(中国)有限公司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胡文耀先生,同时兼任惠氏-百宫制药有限公司和上海惠氏营养品有限公司的总裁和董事总经理。

  对于本报提出采访胡先生的要求,惠氏答复就是“胡先生身兼多职太忙了,没有时间接受采访”。当然,在惠氏中国工作的员工也感觉到了“人手很紧”。

  对此业内的评价是:“从一个方面可以说惠氏在中国的机构很精简;但从另一个角度,可以看出惠氏目前在中国采取的还是一种比较保守的策略。”

  惠氏早在1997年就因为副作用问题而撤出市场的减肥药Fen-phen,如今仍然后患无穷:今年第三财季惠氏出现经营亏损,主要原因就是不得不又增加9.1亿美元的诉讼储备金,以支付Fen-phen的有关费用,——迄今为止,惠氏未能赢得一次关于该产品的诉讼案。

  前段时间美国有关研究机构(WHI)发现激素替代治疗对特定人群可能产生严重副作用之后,FDA发表声明,要求惠氏立即修改雌孕激素复合制剂Prempro的标签。修改的标签不仅应该用黑框注明药物的副作用,而且还应包含WHI的最新研究结果;标签还应建议病人尽量短期应用。

  “应该说我们进入中国比较晚,特别是在药品领域,所以我们还需要一点时间。”李正达显得很有信心,“而且每个公司都会面对现实,惠氏今年出了两件事,但这并不等于将来。”他达透露,惠氏在中国上海工厂生产的金装学儿乐将于明年1月上市。

  美国惠氏药厂原为美国国家庭用品公司,为一多元化经营的国际性企业,在西药与营养品等领域居全球领导地位,行销网遍布于全球150个国家及地区,全球员工共4.8万名,为年营业额超过140亿元美金之跨国性企业。排名世界500强的354名,产品包括处方用药、非处方用药、营养品、疫苗、生化及动物保健等用品。

  惠氏公司在中国内地有两个项目的投资:惠氏公司独资的惠氏-宫制药有限公司,原名为苏州立达制药有限公司,成立于1991年,投资总额为2990万美元;中美合资上海惠氏营养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投资总额为2400万美元,合计总投资为5390万美元。美国惠氏药厂在中国和香港地区的员工己达一千余人。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www-877666co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型图库助手| 天将图库挂牌系列| 白小姐开奖结果| 财神土豪网香港亣合彩| 香港特码王高手论坛| 曾道人官方网站| 54433ccm香港王中王| 马经挂牌系列彩图| 大红鹰聊天室开奖结果| 香港金彩堂特码分析网|